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自媒体

互聯網金融迎“最嚴監管”:“巨頭”突圍各有妙招

自媒体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01 23:26:41

互聯網金融迎“最嚴監管”:“巨頭”突圍各有妙招
作者:未知 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

  宋易康

  在互聯網金融監管過程中,應該區分金融活動與“為金融服務的活動”,實行不同的監管原則,如果是金融活動,對于資金中介、信用中介,必須進行有牌照管理;但是圍繞著金融活動有很多金融服務,這兩類金融活動應該有不同的監管規則

  在互聯網金融風險事件不斷爆發的2016年,由央行主導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已經在全國范圍內陸續展開。

  “今年是互聯網金融的整頓之年、監管之年。無論是互聯網金融還是金融科技(fintech),其本質都是金融,互聯網金融這個詞匯不應該被不規范的行為玷污。”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、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兼院長、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昨日在“第一屆中國金融科技大會(2016)”上發表演講時表示。

  前景并不樂觀。“截至2016年4月底,全國累計成立網貸平臺5022家,其中2200家出現問題,仍有2822家網貸平臺正常經營,問題平臺占比43.8%。”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常務副院長、互聯網金融實驗室主任廖理在大會上展示的研究報告顯示。

  隨著害群之馬被淘汰出局,大浪淘沙后的互聯網金融企業有什么突圍與創新戰略?大會上,BATJ(百度、阿里、騰訊、京東)四家互聯網巨頭高管齊齊亮相,闡述自家破局戰略。

  如何區分監管?

  近階段,隨著央行主導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在全國范圍內陸續展開,2016年互聯網金融企業迎來監管寒冬。

  吳曉靈認為,對于資金中介,互聯網技術的應用不會改變“資金中介‘保本保息’的資產池其實是存款”這一風險特征。只要是“保本保息”,就做了債權債務的轉換,本質就是存款,為了對存款人負責,必須有資本充足率的監管要求。

  監管當局在整頓非法金融時,打擊非法集資是最核心的部分。打擊非法吸收存款,對資金中介必須納入監管。

  對于信用中介而言,吳曉靈也明確,如果互聯網金融做信用中介,推薦的產品不能保證信息的充分、真實、完備披露的話,對投資者也有影響。因而,對于這種信用中介也需要牌照管理。

  吳曉靈進一步表示,在互聯網金融監管過程中,應該區分金融活動與“為金融服務的活動”,實行不同的監管原則,如果是金融活動,對于資金中介、信用中介,必須進行有牌照管理;但是圍繞著金融活動有很多金融服務,這兩類金融活動應該有不同的監管規則。

  巨頭們如何破局?

  分別起家于電商、社交、搜索等領域的互聯網巨頭百度、阿里、騰訊、京東對互聯網金融已早有布局。那么在監管趨嚴、行業面臨又一輪洗牌的時刻,這些巨頭們又有什么突圍之策?

  百度副總裁張旭陽分享的數據顯示,中國的銀行業資產超過200萬億,財富管理行業規模100多萬億,這為互聯網金融公司做資產管理、財富管理帶來了很大的發展空間。

  “百度通過圖像識別、身份識別,更好地確定投資者的法律身份;并通過智能學習,為投資顧問提供培養計劃;也希望通過百度人工智能大數據體系擴大基礎資產來源。”張旭陽稱。

  張旭陽為光大銀行前資產管理部總經理,不久前加盟百度,分管百度金融體系下理財和資產管理業務。

  阿里旗下的螞蟻金服則計劃從普惠金融上突破。在螞蟻金服總裁井賢棟看來,在新一代的商業技術設施的支持下,移動互聯網讓“普”成為可能,云計算和大數據又做到了“惠”,使得普惠金融成為可能。

  井賢棟指出,在印度,由螞蟻金服投資的印度最大電子支付平臺Paytm,俗稱印度版“支付寶”,到今年3月份已一躍成為了世界排名第四的電子錢包,為超過1.2億印度用戶提供了充話費、繳水電、轉賬等金融服務。

  騰訊公司副總裁、支付基礎平臺與金融應用(FiT)線負責人賴智明則認為,互聯網金融的下一個風口就在于和金融機構攜手,在開放平臺上共同打造新的金融應用,好比紅包和騰訊理財通的結合。

  賴智明說,金融云的搭建是一個傾盡全力的投入,“我們是以‘Allin’的方式推動云服務,包括金融云服務,我們非常有信心其將會成為紅包以后的下一個風口所在。”

 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強調,京東金融不想把自己做成一個金融機構,也不準備與傳統金融機構競爭對抗。金融科技公司不應該跟傳統金融機構搶生意,而應更多地去做傳統金融不能去做,或者做起來成本很高的業務。京東金融要做的是把自己所有的能力開發出來,為廣大金融機構、非金融機構提供菜單式的、嵌入式的基礎設施服務。

相关推荐